给医生松绑 医院体制改革拖无可拖

更新时间:2018-09-25

  日前,某省卫生计生工作会议召开。省卫计委负责人透露改革总体思路:某省将探索建立分级诊疗制度,原则上不再审批新、扩建公立医院,符合条件的民营医疗机构将纳入医保范围,尽快放开医师多点执业。与此同时,国家层面推动医师多点执业的正式文件已经下发,多个省市区正在考虑研究相关管理办法和实施细则。

  医院管理体制改革要有大动作,这是从2014年初就开始为各界所关注的重点。其中,医师多点执业的放开,成为各方热议的焦点,而事实上围绕这一问题,在医疗系统内部的讨论也是观点各异,不同的职业角色对于这一改革的态度,颇耐人寻味。已经是国家层面明确主导推行的行业体制改革措施,在具体试点层面,有像北京、浙江这样改革力度大的试点先锋,也有不少地方对此项改革持保留和观望的态度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有地方卫计委的官员评价国家层面目前出台的医师多点执业方案,“比起一些地方的探索仍相对保守”。作比较后不难发现,激进与保守的差异所在,主要是对医师群体的松绑程度,尤其是申请多点执业的法定程序。从规范性文件的立法技术角度看,从审批制与备案制、从书面同意到口头知会的最主要差异,便是对被约束主体的约束度大小。国家层面文件“明确医师多点执业实行注册管理,同时探索实行备案管理的可行性”,那就意味着医生申请多点执业依然还有进一步松绑的可能,医生从公立医院中获得“解放”,目前的多点执业试点只是第一步。正如北京、浙江的试点中提出的,“探索医师自由执业”应该成为行业改革的最终方向。

  医师多点执业改革,有地方卫生部门负责人对媒体直言“既不鼓励,也不反对”,但对于具体的一项改革措施来说,这种“不反对”的态度本身就意味着某种消极抵抗。对此项改革的保留意见,比较有代表性的来自公立医院的管理层,包括人才流失、考评机制滞后、竞争压力在内的多重原因导致其对允许医生多点执业态度不明朗。“公立医院缺乏积极性,而在人事管理、考核、社保养老等配套措施上又欠缺完善”,不仅如此,还有从“就医难”角度出发的反对声音认为,放开多点执业可能会加剧“看病贵”,不利于普通患者。

  改革推行,当然可以大刀阔斧,但深究与细查阻力之所在,对于厘清和纾解相关压力,以及更顺畅地推动医院管理体制改革,有益无害。在多点执业并未得到国家认可的时间段,必须承认此类现象已经长期存在,而执业医师群体对目前状况下自身待遇、专业认可度、职业考核管理机制的不满意,正是催生出行业变革的最主要因素。旧有管理体制已不适应行业发展需要、甚至制约行业健康运转,此次国家层面的医师多点执业改革方案,在直面现实与问题的前提下,正是以“推进和规范”为目的,所谓“规范”,就是与其放任医师私底下赚外快,不如顺应行业发展规律,从解放从业者的角度出发,做真正适应行业发展与规律的主动改革。

  医院管理体制的改革思路,同样是其他多个行业曾经走过(或正在走)的路。旧有事业单位管理体制、靠编制将人员牢牢锁定在某个具体的单位,不仅是对专业人才本身的束缚,同样是成为行业向前发展、行业满足社会需求的制度牵绊。在本轮医师多点执业的改革讨论中,现有管理体制以及借此出发的各种观点,所呈现出的各种不便、隐忧,更多是旧有人才管理制度长期以来本身积攒的问题。医师职称评定与单位挂钩,公立医院系统成为医师不得不依赖的平台,在进行多点执业改革的同时,正如广东省相关改革思路一样,需要有更多配套性的方案做多元化的推动。

  打破社会办医审批的“天花板”、“玻璃门”,按照“非禁即入”的原则,不得以规划限制为理由拒绝社会资本申办医疗机构,这是整个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既定方针。民营医院审批“非禁即入”,同时对依托编制、单位等要素展开的传统医院管理体制做大刀阔斧的改变,从允许医师多点执业到医师自由执业,本身对盘活社会资源、调动医师群体的积极性,乃至从根本上缓解医患矛盾都会有大的助益。

版权所有:山东振富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  电话:0633-8268868/18363332698  邮箱:sales@zhenfumedical.com 技术支持:昊诺网络